促进看护人与婴幼儿在合作成长中的新实践

本文Tag标签:看护人/婴幼儿/兰海

  兰海说成长APP创始人、上濒成长教育研究院院长兰海

  兰海:大家好,我是兰海。今天我觉得我在过去的这两年做了一件特别酷的事情。这件特别酷的事情实际上它就是今天我们想讲的,如何在新时间的过程当中帮助看护人和婴幼儿的合作成长。我要做一自我介绍,原因是因为我在这个行业里边做了15年的一线工作,研究的工作,在德国读的书。基于对这个行业15年的实践,我们到底应该怎么来帮助这个行业成长?我们到底在现在不管是互联网还是人工智能,我们大家开始重视0-3岁了,但是什么是新实践?什么是新探索?所有这一切,我们知道孩子爱画画,我们知道孩子要阅读,除了除此之外我们还要知道,孩子为这个国家做一些什么。我们做一些思考,到底0-3岁什么最重要?老师重要吗?重要,保姆重要吗?重要,但是更重要会是父母,这个0-3岁阶段,新手父母和育婴师和祖父母他们成为一个整体共同帮助0-3岁孩子的成长。这个阶段他们会遇到什么样的问题?作为一个想要在这样一个浪潮当中,帮助到更多的人的机构,我们会做什么样的探索。

  我们首先看一下对于家庭教育分析,其实在我们国家这么多年会看到很多时候我们会忽略家庭的场景对这个孩子的帮助。用一个不恰当的词我会认为我们的父母会更容易把孩子的工作外包给别的机构,我们外包给幼儿园,幼儿园来负责就好了。外包给早教中心,早教中心来负责我。外包给一个有经验的阿姨,她来帮我。父母来干什么?至少我们应该来选择一个有资质的外包经验丰富的机构来协助我们。但是实际上我们会看到我们开始从十九大以后,开始从国家层面不断的强调家庭教育的重要性。那么0-3岁这个阶段他的家庭重要性就在于他是整个人在成长过程中,父母陪伴孩子,看护人陪伴孩子时间最长的一个阶段。0-3岁父母几乎一天24小时都会和孩子在一起,当孩子3岁以后时间瞬间,至少有10小时会交给幼儿园。也就是说0-3岁这个阶段看护人的能力的提升,看护人去帮助孩子,并且在合作当中的共同成长我们要去解决的一个问题。

  根据2017年的一个分布我们可以看到在中国家长的数量是3.4亿,也就意味着有这么多的家长他们需要从意识上、从观念上、从行动上发生改变。那么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我们要怎么做才能帮助这些父母获得改变呢?如果这些看护人他们能够得到改变以后,我们会看到孩子在0-6岁阶段,在他人生最初的6年他建立起来了和世界的关系。对于父母来讲,他也收获了在孩子和他在一起时间最长的时候他的价值。对于第三方机构,不管是早教中心、月子中心、幼儿园或者是说托育,他也能够为这个孩子的成长获得什么。基于这样的思考,作为一个15年的专业的人员,对于我来讲总要尝一点新鲜的事情,总要试一点酷的事情,于是我们做了这样一件事,我们来看一下。

  这是我们在过去这一年做的一件特别酷的事情,但是我接下来要告诉大家的是我们犯了多少错误。因为每一个新的尝试总有坑要踩,我相信今天在我之前发言的所有的嘉宾他们每个人在做自己的这件事情的时候都遇到了极其大的难度。有吗?但是好象大家都不说,大家说我们在新疆做的有多好,我们的涂鸦比赛做的有多好,但是我想说其实每个人在做的时候都会很难。我们遇到的第一个难点就叫做天真,我天真的认为这么多父母需要学习,我们拍了一个手把手的教父母去学的,父母当然会学了。所以我犯的第一个错误是天真。第二个错误还是天真,我想我拍超级育儿师,电视已经超过10亿次点击,还不算他在过去四年在中央电视台、安徽卫视收视率这么棒,怎么可能遇到大家不知道的这个难点。事实告诉我们中国的爸爸妈妈还真的挺懒的,他们真的是愿意让别人花大价钱来教自己的孩子。我们在最开始的时候我们想说用家庭教育知识产品加上我们体系化的服务帮助家长来解决问题。可以看到我们这些问题是不是父母最关注的?孩子被欺负怎么办?总打人怎么办?不敢和陌生人说话怎么办?吃手怎么办?天啊我们做的太好了,肯定有人喜欢。但是特别惨,特别特别惨,没有人。我们最开始的三个月,我们都怀疑自己了。原来收视率都是假的吗?原来这么人爱看都是假的吗?后来发现我们不够落地,我们不够贴近父母。

  我们最早的时候一节课我们能拍到30、40分钟,但是互联网的一个强大的优势就是用数据在说话,告诉我们大家没有这么多的耐心,所以我们接下来的拍摄当中就把时间控制在了10分钟。我们再走进父母去到每一个家庭看看他们使用的场景,我们会发现在晚上9点半以后才是妈妈们能够学习的时间。

  所以我想说在每一个新的实践探索过程当中,我们都不能自以为是,我们都应该更贴近我们的用户到底他们想要什么。我们开始思考这样的问题,知识付费这样的东西对于母婴的群体真的有用吗?我们的答案是有用,但是他有一个巨大的假设,这个假设就是他需要游服务,需要有体系化的服务。我们现在增加线上父母训练营,我们增加线下主题课程,我们增加通用父母成长力的课程,我们还增加了一对一的咨询。我们发现我们的数据开始好转了,我们在新的探索过程当中我们遇到了困难,我们去解决它了。最后我们发现对于0-3岁这个阶段或者对于家庭教育这个阶段简单的知识付费可以吗?可以。但是如果我们的梦想是要帮助到更多个人的话仅有知识付费显然是不可以的。因为我们的父母,我们的家庭他们需要服务。

  那么对于一个教育机构来说我们怎么样去做这样的服务呢?我们开始思考了,场景不对。这些父母他们更愿意把孩子外包,我们怎么样去接近他们,于是我们开始和早教机构合作,我们开始和一些育儿嫂、育婴嫂公司合作跟月子中心合作。我们希望我们走的更近一点,我们可以帮助这些人群,我们帮助的人群开始发生了变化。除了最开始的父母,现在我们用户当中有很多祖父母,我们还会发现有一些家庭他们会把他们的阿姨、保姆来我们这学习。因为互联网真的是一个最好触及人群的方式,他可以让我们这个课程普及到全世界各地。所以当我们的数据慢慢在好起来,当我们去看到我们的东西能够帮助到这些家庭的时候,OK,我觉得我们这个探索变得很有价值。

  我记得我在德国读书的时候,2000年,那时候互联网刚刚处于一个起步阶段,那时候我们还不可能用互联网的方式跟家人沟通。但是那时候我德国的老师他开了一门课叫做In Learing,最早的线上教学形态,他来找我,你一定要来选修这个课。我不,他说你为什么不?我现在是这个领域里面全世界最牛的人,你为什么不跟我学?我说不,最好的教育是人对人的教育,我拒绝了他。但是在2017年他专门给我寄来一本书,让我看到有一个项目叫做世界教育创新大赛。里面有一个案例特别触动我。巴勒斯坦地区常年战乱,一个村庄里面没有人能够区教当地的孩子,有一个基金会他们就把怎么去帮助孩子成长视频都拍摄下来,放在pad上面寄过去,帮助那个地区妈妈们成为自己孩子的早教老师,幼儿园老师,这个项目意义重大。那一刻开始,我开始从一个对互联网有抗拒的人开始去想,如果这个时代是我们要去面对的时代,我们作为教育的人,我们应该去欢迎各种各样新的方式。不管它是互联网还是它是人工智能,真正的教育工作者应该在时代发展的过程中把所有的新技术都运用为教育本身去服务。因为我们想做的更多,所以我开始和我的互联网团队天天开始问他们很多问题。一开始我们互联网团队的人会觉得这种问题为什么你来问我。但是比如我的电脑坏了,我去找我们互联网团队的人,你能帮我修一下吗?他们说兰海软件和硬件是不一样,我就是启蒙的过程当中去思考。

  到了今天我们APP小程序上线从正式版到现在大概四个月的时间,可以看到线下的课程可以帮助大家更好的学习。这是一个我们觉得特别好的是一个来自新疆乌鲁木齐的奶奶,她的儿子和儿媳原来经常和她因为育儿的问题争吵,现在没有了。因为他们都在看着我的课程在学习,这个奶奶还把每一个课程做了很多的笔记,和她的儿子和儿媳妇去分享。我觉得对于教育工作者来说,当我们教育的影响力能够抵达到不同家庭的时候,我相信那一刻是最愉快的。我们从数据上面能看到父母和养育师和祖父母和我们一起学习,我们特别开心是今天之前提到的魔豆养育未来的项目我们为他提供这样的支持。互联网真的很好,它能够让我们触及到我们抵达不到的地方,它能够让全世界的人都能享受这样的资源。

  因为我要分享在新探索我们所有的未来,我从数据后台抓了一些数据跟大家分享一下。在座都是行业内的人,大家也想为这个行业发展做一些什么,我希望我们踩的坑为大家提供一些借鉴,帮助大家更好的成长。现在我们看一下运营一段时间以后我们到底有什么样的人在用我们这个东西。

  首先第一个数字我们没有想到全球有14个国家的用户,全国有34个省市自治区有326个城市,我们的总用户数156290人。显然它很少,它不够大,但是相比较我们在过去15年只服务过的上万个家庭来说,这个数量已经通过互联网让我们有了想象力。我们没有预料到的是我们有来自德国的用户,澳大利亚的用户,美国的用户,菲律宾的用户,马来西亚的用户,而他们都是华人。所以我想说在今天的中国我们的教育应该变得更加的自信,我们的用户它是遍布全世界,不管这些华人家庭在哪里,他们都会使用。

  他们在学习上又有什么样的特点?我们可以看到人均使用时长在APP端打开我们活跃用户,打开我们APP,他可以在上面学习的时间是10分8秒,我们小程序刚刚上线不到一个月,使用看的时候是6分52秒。而男女比例也超过了我们的想象,78%是女性,22%是男性。在年龄层的分布上面特别有意思的一个现象可以和大家分享,我们有很多孩子特别喜欢看我们的视频。所以有一次我就问一个孩子,那个孩子6岁,我说你为什么喜欢看我们的视频?我看了之后我才知道妈妈有什么地方对我做的是错的,有什么地方对我做的是对的。我在想这样的东西,它可以成为全家人在一起玩,因为我们里面有很多的游戏。我们也希望这些数据会越来越好。

  在成长教育里面我们特别强调,孩子、看护人和养育者,我们应该是合作成长的一个关系,我们希望能够帮助到更多的人。在现在的时间的节点中国发生了重大的变化,新时代下面,新的科技环境下面,新的需求出现的时候,我们能够为这个社会做点什么,我们用什么样的方式可以让社会变得更好,可以让世界变得更好,可以让中国变得更好。今天我们听到了政府层面,我们听到了高校层面,我们也听到了社区层面,但是我想说作为一个已经15年的实体,我们特别想为各种各样的实体提供帮助,所以如果你们有需要家庭教育的帮助来找我们,我们特别希望能够和大家一起让中国在变化的过程当中能够借助我们科技的力量,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谢谢大家。

还有疑问吗?请留下您的问题,15分钟内回答您!